欢迎您光临素材虎,本站秉承服务宗旨 履行“站长”责任,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2021年4月4日,摄影师在唐家河拍到“金雕捕食野猪”的珍贵画面 图据ICphoto

红星新闻记者|王语琤 卢燕飞 摄影记者 陶轲

编辑|官莉

“仔仔-嘿”伴随着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叫声,一只戴着脚环的绿背山雀从大熊猫国家公园摩天岭保护站上飞起,冲向广阔湛蓝的天空。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副研究员阙品甲抬着头,嘴角挂着微笑,久久凝望着这只由自己刚刚放飞的绿背山雀,遨游在广阔碧空,这样的画面他已看过很多次。

与放飞的绿背山雀一样,在大熊猫国家公园唐家河片区,有1091种动物和2649种植物,它们在大熊猫的“伞护”下,有了更加安全、优质的生存环境。

不只39只大熊猫,这里还有川金丝猴、四川羚牛、林麝、绿尾虹雉等24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重口裂腹鱼、山溪鲵等86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以及珙桐、银杏、红豆杉3种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等。

2021年,横跨四川、陕西、甘肃,由岷山片区、邛崃山-大相岭片区、秦岭片区、白水江片区组成,总面积约为2.2万平方千米的大熊猫国家公园成立。唐家河片区地处岷山东北麓,是野生大熊猫的核心栖息地之一,也被划入大熊猫国家公园。

“大熊猫是旗舰种,也是伞护种。我们的根本目的,是通过保护大熊猫,保护整个栖息地,从而实现保护整个生态系统。”阙品甲说。

01

给鸟发“身份证”

每半个小时就要上山查看捕鸟网

阙品甲主攻鸟类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研究,他说,鸟类的种群状态,是环境质量和生物多样性状况的“指示器”。阙品甲和同事开展的鸟类环志工作,只是一代又一代人努力的缩影。长年累月的积累下,不同种类的生灵在这里焕发出蓬勃生机,这正是大熊猫“伞护”作用的有力印证。

大熊猫国家公园唐家河片区地处全球36个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范围内,位于我国17个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之一的岷山-横断山北段区域。这里的海拔落差达2000多米,地形地貌丰富,为不同种类的生物提供了栖息场所。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红外相机拍到的大熊猫 资料图

上世纪七十年代,科研人员发现有大熊猫在唐家河出没,随即在这里建立起自然保护区。上世纪八十年代,唐家河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21年,大熊猫国家公园成立后,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划入大熊猫国家公园范围内。大熊猫和它的“邻居”们,有了更加安全、优质的栖息地。植物种类丰富,垂直落差大的唐家河,成为候鸟迁徙的重要“中转站”。

大熊猫国家公园摩天岭保护站海拔约有1600多米。保护站的卡口处,一条不平整的土路蜿蜒着向深山挺进。曾经,伐木场的工人们拉着木材,从这条土路进山、下山。如今,伐木场的建筑被拆除,这片区域不再受到外界的打扰。

沿着山路往上走,在海拔大约1800米的地方,有几片宽阔的空地,阙品甲和他的同事们就在这里开展鸟类环志工作。

鸟类环志工作,就是用安全的方式将鸟类捕捉后,为它戴上刻有鸟类环志中心通讯地址和环号的脚环,就像是给鸟发了一张“身份证”。科研人员记录下鸟儿的身长、喙长等数据后,立刻放飞。鸟儿飞到其他地方,环志工作人员读取脚环上的环号后,可以追踪候鸟的迁徙规律,推断出鸟类的寿命、种群数量与动态等。这是国际上广泛使用的、历史悠久的研究方法。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阙品甲小心翼翼地取下捕鸟网上的绿背山雀

端午期间,阙品甲在大熊猫国家公园唐家河片区摩天岭附近的空地上张开捕鸟网,捕鸟网像蜘蛛网一样柔韧、细密,不易发现。鸟类在飞行中撞上捕鸟网,就会被拦截。柔韧的网绳既可以防止鸟儿逃脱,也能避免它们受到伤害。

捕鸟网架起来,刚到半个小时,阙品甲就招呼大家动身,检查捕鸟网。被捕鸟网拦下的鸟类、昆虫等,需要尽快取下,否则可能会因为剧烈挣扎,出现虚脱等危险状况。因此,捕鸟网架好后,至少每半个小时就要上山查看一次。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大熊猫国家公园摩天岭保护站巡护员刘涛小心翼翼地取下捕鸟网上的栗头鹟莺

这次,捕鸟网拦住了一只栗头鹟莺和一只绿背山雀。阙品甲和大熊猫国家公园摩天岭保护站巡护员刘涛小心翼翼地解开缚住鸟儿的网绳,分别把鸟儿放在一只米白色的布袋里。阙品甲告诉记者,与坚硬的笼子相比,布袋柔软,防止鸟儿在冲撞中受伤。

02

“量身打造”脚环

用最温柔的方式开展研究

栗头鹟莺是一种垂直迁徙的鸟。冬天,山上雪大,气温低,它会到海拔低的地方越冬。夏天则会回到中高海拔处繁殖。

回到站上,阙品甲把鸟儿从布袋里取出。他用瓶盖接了一些山泉水,用指尖沾上水滴,喂给鸟儿喝,帮助它补充水分。

安抚好受惊的栗头鹟莺,阙品甲打开工具箱,那里面装着大大小小的金属环。有的小如米粒,有的大如扳指。工具箱里还有环志钳、钢尺、游标卡尺、采血针等工具。为了不影响鸟儿活动,脚环的大小根据鸟类腿部的粗细程度“量身打造”。特制的环志钳上有大小不一的孔洞,以免上环时力度过大,伤害鸟类。

阙品甲告诉记者,为保护鸟类安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成立了专门的动物福卡盟吃鸡利委员会,确保科研人员的研究方法符合动物福祉的要求。鸟类环志工作人员需要具备相关资质,且需经过林草局审批,方能开展环志工作。

栗头鹟莺的腿像牙签一样细,阙品甲取出细小的A型脚环,轻轻一夹,栗头鹟莺就戴上了脚环。

紧接着,阙品甲又拿出游标卡尺,测量鸟儿的喙长、身长、尾长、翅长、体重等。刘涛则把测量得到的数据一一记录。随后,为栗头鹟莺拍照,记录其羽色。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阙品甲正在进行鸟类环志

相比栗头鹟莺,绿背山雀性子有点烈,在阙品甲为它上脚环、测量数据时,绿背山雀一有机会,就会用力啄阙品甲的手指。

“鸦雀、鸫、伯劳鸟,嘴部力量都很大,被咬一口很疼。有些鸟,只要啄一下就能让你流血,”阙品甲对记者说,“如果是猛禽,我们会戴上手套等护具,以免受伤。”

测量好绿背山雀的体长等数据后,阙品甲展开鸟儿的翅膀,从翅下肱静脉处采集血液。“微损伤的取样,不会对鸟造成负面影响。”阙品甲说。

采集到的血液样本,可以制成血液涂片,观察鸟类体内是否有血液寄生虫等。血液样本也有助于准确地识别物种。例如,峨眉鹟莺的鉴定较为困刺激战场辅助难。在环志工作中,通过分析采集到的血液样本,于去年确认,有峨眉鹟莺在唐家河一带活动。

记录完所有数据,阙品甲把鸟儿带到户外放飞。

03

打造上百小树屋

为鸟儿筑造温暖的家

在大熊猫国家公园唐家河片区,不时可以看到路边的树上挂着大小不一的“树屋”。“树屋”上写着编号,这是鸟类环志工作者为鸟儿制作的巢箱。

曾经,这里是一片国有林场。上世纪七十年代,大熊猫在这里现身,唐家河保护区建立起来,国有林场随之退出。冬去春来,唐家河渐渐恢复了大自然本来的样子。但是,这里的植被整体偏年轻,缺乏粗大的树木,树洞便成为稀缺资源。安装人工巢箱,能让鸟类在这里繁殖,帮助它们复壮种群。鸟类环志工作者们扛着梯子,在唐家河安装了两三百个巢箱。

为了减少对鸟儿的干扰,科研人员通过内窥镜来确认是否有鸟儿入住巢箱。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绿背山雀(资料图) 图据新华网

几天前,位于摩天岭保护站的182号巢箱里,几只绿背山雀破壳而出。阙品甲举起一根长长的杆子,顶开巢箱的顶盖,把装在杆子顶端的内窥镜探进巢箱。通过实时传输到手机上的画面,阙品甲可以看到那些还没长出绒毛的雏鸟。

观测工作结束后,阙品甲催促大家尽快离开,“我们离远一点,减少对它的干扰,让鸟放心回巢。”阙品甲说。

04

保护大熊猫家园

就是保护整个生态系统

生态系统中,每一种生物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生物种类越丰富,生态系统越完整,意味着生态平衡越稳定。保护大熊猫,就要保护好大熊猫的家园,保护好与大熊猫伴生的“邻居”们。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藏酋猴在山林中嬉戏 图据ICphoto

不同品种的鸟儿,在生态系统中占据着独特的位置。

2021年,阙品甲和同事们救助了一只受伤的秃鹫。秃鹫伤势痊愈后,工作人员将它放飞。阙品甲发现,秃鹫先是在保护站附近活动了一段时间,没有走远。春天,秃鹫突然离开了唐家河。不久,阙品甲收到来自环志中心的信息,得知这只秃鹫已经飞到甘肃一带。

秃鹫在生态系统中扮演着“分解者”的角色,是大自然的“清道夫”。假如有一只小麂染病而死,“清道夫”们可以在一天之内把尸体食用殆尽。如果没有这些“清道夫”,尸体会成为“培养皿”,有可能会传染给周围健康的小麂,造成种群数量下降。

猛禽是生态系统中的“高级消费者”。唐家河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雕,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费”麂、野猪等哺乳动物,维持生态平衡。

像太阳鸟、绣眼鸟这样食花蜜的鸟,可以在采食蜂蜜的过程中为植物传粉。以果子为主食的鸟,通过食用果实,把植物的种子散播到森林各处。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毛冠鹿 大熊猫国家公园唐家河片区供图

鸟类也是环境质量的“指示器”。如果环保措施到位,环境质量优良,鸟类就会越来越多。反之,如果鸟类物种组成发生变化,某一种类的鸟数量发生波动,可以据此推测生态环境变化的原因,及时发现问题,尽早作出应对策略。

截至目前,阙品甲和其同事已经在唐家河记录到了330多种野生鸟类。2021年,阙品甲还在这里环志了一只栗鵐。

这是在唐家河保护区首次记录到栗鵐的身影。此前,栗鵐在四川被记录到的次数并不多。

灰冠鸦雀是数量稀少的物种。100多年前,它的标本在甘肃一带被科学家采集到,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现身。2007年,有人在唐家河自然保护区摩天岭附近拍到一张灰冠鸦雀的照片。这是全世界第一次有人在野外拍到灰冠鸦雀的照片。后来,科研人员发现,这种珍贵的鸟,在唐家河内一直有稳定的分布。

“大熊猫是旗舰种,也是伞护种。大熊猫国家公园不仅仅关注大熊猫。我们的根本目的,是通过保护大熊猫,保护整个栖息地,从而实现保护整个生态系统。”阙品甲说。

-END-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51卡盟-绝地求生辅助 大熊猫国家公园|大熊猫“伞护”下的珍禽

  • 1111会员总数(位)
  • 2636资源总数(个)
  • 0本周发布(个)
  • 0 今日发布(个)
  • 507稳定运行(天)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