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鸡辅助外挂——这个游戏的外挂比吃鸡还疯狂 插件与官方同步更新 游戏已经运营10年以上-92卡盟

现在网吧玩的都是一样的游戏,不是吃鸡就是LOL。大约两千年间,百家争鸣还在网吧里。年纪大的玩《传奇》 《奇迹》 《魔力宝贝》,年纪小的玩《泡泡堂》 《坦克宝贝》 《劲舞团》。当时这些游戏我都尝试过玩,但是玩了两天就放弃了。要么是游戏画面无法接受,要么是游戏操作要求太高。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个画面清新如动画的q版游戏—— 《冒险岛》。

供稿人:小木

当时我在和朋友玩,忘了是小青蛇还是星精灵的服装。我玩战士,我的两个朋友分别玩法师和弓箭手。那时候每天上学前都会来学校打一局,放学后也会打一局才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会踩着自行车谈论游戏里的那些事情。

那时候《冒险岛》没有外挂,赚钱特别难。于是我养成了不放过每一个蜗牛壳的习惯,以至于即使打开之后,我还是习惯性的捡垃圾,不挑不选的把一些垃圾扔掉,直到背得装不下为止。

三十多岁的时候,记得那天在黄金海岸等人。在我旁边的沙滩椅上,有一个名叫宾兀颜姓的女弓箭手,身上有一些特殊的符号。百无聊赖的我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妹妹突然笑了起来。我以为她挂了,没想到我在线,就问她在干嘛。她说她在看风景,享受阳光。

我又一脸轻蔑。即使你在游戏里看风景,你仍然可以在游戏里晒太阳.

她问我站在那里干什么。我胡说八道说我在听海浪,感受生活,然后她也露出了鄙视的表情.

这是我遇见冰的地方。

在这里,虽然冒险岛是一款2D游戏,但我认为它的表情系统是目前所有网游中最好的,即使是魔兽这样的3D大作也没有如此丰富的表情。游戏中的表情,无论是笑、怒、惊还是汗,都很有感染力。用表情聊天就像面对面聊天一样,仿佛能看到对方此时说话的表情。

后来,我们在游戏里结婚了。结婚那天,我们用钱吹喇叭。很多玩家过来送祝福,我们不停的扔一些装备或者金币让大家抢。非常活泼愉快。之后,冰兀颜姓带着她最好的朋友和我们聊天,同时玩怪物。下线后,冰兀颜姓和我经常通过短信聊天。那段时间应该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吧!

现在的游戏系统越来越完善,但是没有一款游戏能带给我这样的感动。

后来随着《冒险岛》越来越火,外挂和盗号也猖獗起来。当时《冒险岛》的外挂和现在的吃鸡一样疯狂。外挂性能超级变态,吸怪,无敌,飞天,锁蓝血,杀全图,瞬移一切。更可怕的是,这些插件还可以和官方同步更新。每次游戏更新,插件都会立即更新!

一段时间以来,《冒险岛》推出了一款游戏中使用的道具,叫做“测谎仪”。用了之后,被测试的人要提问,如果答错三题,就给永久封号。因为外挂多是挂机,不可能及时回答问题,所以十有八九会发现人挂机。这个道具很有意思,可惜被外挂弄坏了。游戏里的反外挂玩家花钱买了一堆测谎仪,成了垃圾。

10多年后的今天,这款游戏虽然还活着,但已经离不开游戏,游戏和外挂并存。面对汹涌而来的外挂,我没有权利修改游戏,也不可能在这一点上策划游戏。

有一天我和Bing互道再见要下线,可是刚下线的Bing突然又上线了,说想借我的三转骑士玩。我想都没想过。

号给了她,然后我就下线了。当晚我收到冰的短信才知道她被盗号了,盗号的人还用她的号去骗好友,她的闺蜜已经中招了!当时我就吓尿了,急忙找借口外出找网吧,到了网吧登录一看,果然号被洗劫的干干净净。

那晚睡觉的时候,我躲在被子里忍不住的哭了起来,这感觉真的非常不好受,没丢过号的人是不会明白的,诅咒那些该死的盗号贼!

后来冰就没玩《冒险岛》了,她说一听到游戏的BGM心里就难受。我也是如此,过了很久才振作起来,重新练了一个号。之前我玩大半个月才到30级,新号开挂就一首歌的时间就升上去了。新号的等级很快就超过了我原来的号,但是总觉的玩起来没意思,刷出各种稀有装备都高兴不起来。

高中后,朋友们都在玩DNF我也就跟着玩了,但是我还一直关注着《冒险岛》的新闻,后拉听闻《冒险岛2》出了,我去玩了一下,完全没有感觉,果不其然腾讯也扶不起这游戏,游戏很快就凉了。虽然我有玩《冒险岛2》但是我不会去玩《冒险岛1》,因为可以留点念想。

1228+

本站勉强运行

4+

用户总数

198+

资源总数

0+

今日更新

2022-6-1

最后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