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辅助 地下城辅助 卖身英特尔5年后,Mobileye被加价17亿美元再次上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凤凰网科技(ID:ifeng_tech),作者 | 任清,编辑 | 于浩,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当地时间10月26日,英特尔终于实现了推动其自动驾驶公司Mobileye 在美上市的目标。Mobileye的股票于当地时间周三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交易,代码为“MBLY”。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担任此次发行的主承销商。

Mobileye IPO定价为每股21美元,本次IPO,公司共筹集了8.61亿美元。根据最终的发行价,Mobileye估值为167亿美元。截至美股收盘,Mobileye股价涨幅37.95%,报28.97美元,最新市值为230亿美元。和最初市场预估的500亿美元相比,市值不到预期一半。

英特尔为何不惜流血也要坚持推动Mobileye上市?

往日的光环:再见了特斯拉

Mobileye是一家在汽车视觉系统领域占据领导地位的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供应商,由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教授、人工智能国际权威Amnon Shashua和Ziv Aviram于1999年联合创立,其EyeQ系列芯片是业内最早把辅助驾驶智能芯片量产化,并且进入Tier 1供应商和车厂的产品。

Mobileye合作的第一个知名车企是特斯拉。2013年起,Mobileye连续三年与特斯拉合作开发“Autopilot”功能,这期间,Mobileye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当时估值约为50亿美元。

2016年,Mobileye已经成为全球最大ADAS(高级辅助驾驶系统)供应商,在当时全球已有绝地求生黑号批发网站1200万辆车搭载了它的系统。在中国,Mobileye在与20家本土车厂合作,海外则有27家合作车厂,包括宝马、奥迪、沃尔沃等。

也就在这年,一起开启特斯拉车主车祸身亡的消息成为了Mobileye告别特斯拉的导火索。

Mobileye在提交给美国SEC的文件中强调,在自动驾驶技术尚未得到足够技术支持以及受到严格限制的情况下,其一贯主张特斯拉不应当允许用户的双手在操作过程中脱离方向盘。

Mobileye还指出,特斯拉在2015年年底开展旨在“解放双手”的自动驾驶推广宣传活动,指责特斯拉的做法突破了自动驾驶的安全限度。

特斯拉则称,断绝合作的原因并非因为安全问题,而是由于特斯拉自主开发视觉系统的决策将影响Mobileye的利益。此外,Mobileye希望掌握特斯拉自动驾驶数据。特斯拉还表示,与Mobileye断绝关系后,特斯拉将继续自主研发视觉系统,以帮助车主避免事故。

双方合作终结后,硬件方面,特斯拉转而与Mobileye的竞争对手英伟达合作,但据说新软件版本一度达不到与Mobileye合作时的表现。

同时,特斯拉着手自研自动驾驶芯片,此后特斯拉Autopilot不断迭代,并在自研芯片基础上发布新的自动驾驶辅助系统FSD测试版。

Mobileye则是与宝马、英特尔结成了联盟,Mobileye提供感知系统、算法和视觉系统芯片,以帮助汽车识别路况,英特尔则将提供处理器,帮助汽车连接到云端。

后来,特斯拉在辅助驾驶方面的故事已经广为人知,而Mobileye则将面临一次又一次的挑战。

时代的车轮:迎战“芯”对手

2017年,Mobileye被当时的合作伙伴英特尔以153亿美元收购,该价格较Mobileye收盘价溢价35.5%。

收购完成之后,英特尔自动驾驶部门将以以色列为总部,负责人为Mobileye联合创始人及CTO Amnon Shashua。Shashua直接向英特尔CEO柯再奇(Brian Krzanich)汇报。

收购完成两个月后,英特尔就宣布将耗资6000万美元,投资15家科技初创企业。当时有观点指出,这些收购的防守意义大过协同。

中国的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地平线科技,就是在这个时间段,拿到了英特尔的a轮融资,该公司由原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副院长余凯创立。

这个公司,即近日与大众成立合资公司闹得沸沸扬扬的地平线。

在后来的日子里,地平线将逐渐壮大,抢走Mobileye在中国一个又一个的车企订单。而地平线背后,Mobileye还将迎战更多劲敌,丢失更多阵地。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表示,公司在2020年底停止了和Mobileye的合作,开始使用地平线的芯片开展智能驾驶全栈自研。他曾公开称Mobileye是“黑盒”。

原因也很简单,2020款理想ONE车采用Mobileye Eye Q4视觉识别芯片,算力为2.5 TOPS,功耗为3W,而改款理想ONE使用的地平线征程3芯片算力为5 TOPS,功耗为2.5 W,均优于Eye Q4。

蔚来汽车的三款车型(ES8、ES6、EC6),其自动驾驶芯片和感知算法来自Mobileye,从第二代平台车型(ET7、ET5、ES7)开始,蔚来汽车开始搭载英伟达芯片Orin。

据甲子光年,Mobileye算力最高的量产芯片为EyeQ5,算力为15TOPS。黑芝麻智能的华山二号A1000芯片将搭载江汽集团多款思皓品牌量产车型,其算力为58TOPS,另一款国产芯片,首发搭载于理想L8上市的地平线征程5算力达到了128TOPS。

在国内市场,地平线的竞争对手还有华为,华为与北汽新能源等联合研发的车型均采用华为自研的AI芯片昇腾。另一家国内初创企业黑芝麻也于今年发布A1000 Pro,并与一汽达成合作,计划2022年芯片量产。

平安证券研报指出,由于英伟达、地平线、华为等面向更高阶自动驾驶的更高算力主控芯片的推出,以及 Mobileye 较为强势态度和封闭生态环境,主机厂在逐渐降低对其的依赖。

联盟的解体:5年仅增值17亿

Mobileye的内部联盟也在崩溃。

2018年6月21日晚,主导收购Mobileye的英特尔CEO科再奇宣布辞去职务,并退出董事会。英特尔新CEO上任后,Mobileye的地位开始变得尴尬。

2021年,与Mobileye合作最久的知名车企宝马,也转而投入了高通怀抱,宣布计划使用高通Snapdragon Ride芯片。

这意味着,宝马集团、Mobileye、英特尔5年的坚固联盟解体。

吃鸡黑号自动发卡网英特尔舍弃Mobileye的想法也不再隐藏,在同年公开了要推进MobileyeIPO的计划。

时间拉回到本周,在被问及为何在如此艰难的市场环境下推进Mobileye的IPO时,英特尔CEO帕特·基辛格表示:“此举是为了Mobileye打入市场,自动驾驶汽车是一个强劲的增长领域。我们相信Mobileye应该上市,这是最大化公司潜力的最佳方式。”

即使2021年,Mobileye在中国市场前装自动驾驶辅助系统视觉感知芯片和算法方案市场中,以36.29%的市场位居第一,并且在年底累计出货量突破了1亿颗。

从财务数据看,2019 年到2021 年这三年,Mobileye的收入一直在稳步增长,从8亿美元增长至14亿美元。2022 年上半年,Mobileye收入 8.54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 21%。

但亏损也在持续,近三年亏损,公司分别亏损了3.28亿美元、1.96亿美元与7500万美元。

英特尔将从事激光雷达开发的相关团队,及此前收购的出行方案公司Moovit,并入了Mobileye,才使得亏损口径看起来收窄。

而这家公司的估值,相比五年前,仅仅增加了17亿美元。

1372+

本站勉强运行

859+

用户总数

2017+

资源总数

30+

今日更新

2022-11-28

最后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