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素材虎,本站秉承服务宗旨 履行“站长”责任,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

666卡盟 退役军人事务员:镇上880多名老兵,在服务站找到“叔伯战友”

666卡盟

职业名称:退役军人事务员

工作内容:在退役军人服务中心(站)从事退役军人政策咨询、信访接待、权益保障、安置服务、就业创业扶持等事务办理工作

职业溯源:2019年,国家退役军人服务中心成立;2022年7月25日,“退役军人事务员”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并定义为新职业

666卡盟 退役军人事务员:镇上880多名老兵,在服务站找到“叔伯战友”

8月1日,密云区河南寨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工作人员蔡淑英正在办公。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摄

7月25日,我国正式发布“退役军人事务员”这一新职业。从此,在退役军人服务中心(站)从事退役军人事务办理工作的人员,有了固定的职业称谓。北京市密云区河南寨镇政府院子里,一间约十五平方米的屋内,几张桌子拼成的条形桌,上面有两台电脑,蔡淑英和杨海香面前各有一台,她们要负责全镇880余名退役军人的接待及服务工作。

在乡村地区,一些退役军人有经济困难并有就业诉求,退役军人服务站就能帮他们解决问题。8月1日建军节,蔡淑英在办公室里忙活了一上午,她告诉记者,自己的职业有了正式称呼,挺意外也很惊喜,“继续为村里的老兵做好服务,是一件很幸运也很光荣的事。”

从“工作人员”到了“事务员”

8月1日早上,河南寨镇退役军人服务站请了村里的一些老兵参加座谈会,59岁的郭连发在受邀之列。他曾在上世纪80年代的河北省张家口市当了四年工程兵。座谈会刚一结束,郭连发起身问河南寨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副站长张继伟,“服务站里还有没有印有‘人民子弟兵’字样的口罩?我想带几个回家,留个纪念。”

666卡盟 退役军人事务员:镇上880多名老兵,在服务站找到“叔伯战友”

密云区河南寨镇,八一建军节活动现场,从左吃鸡透视挂到右依次为退伍军人孙明金、郭连发与河南寨便民服务中心主任张继伟。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摄

郭连发告诉记者,自己现在很珍视和军队相关的纪念品。但在2019年之前,像郭连发这样的乡村老兵,一旦离开部队,就很少再接触到部队相关物品了。“我退役后,就回家种田去了,一种就是三十多年。虽然国家对老兵一直有利好政策,但是在退役军人服务部门成立前,我们和部队的联系极少。”

2019年2月26日,国家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在北京挂牌成立。目前,全国已建成各级退役军人服务中心(站)62.4万个,落实编制约11万个,配备专兼职工作人员97万余名。退役军人服务部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遍地开花。

河南寨镇退役军人服务站是在2019年9月挂牌成立的,镇党委书记兼任站长,副镇长张印民兼任常务副站长。王生武、蔡淑英、杨海香是服务站里的三名工作人员。张印民告诉记者,退dnf脚本卡盟役军人服务站负责人一般由属地政府主要领导兼任,这体现出国家对退役军人服务保障工作的重视,对于进一步提升退役军人服务保障水平具有重要意义,“老兵是光荣的,即使离开部队,也是光荣的。我们应该照顾好他们。”

2022年7月2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了一批新职业,“退役军人事务员”就是其中之一。据悉,“退役军人事务员”是指在退役军人服务中心(站)从事退役军人政策咨询、安置服务、就业创业扶持、信访接待、权益保障等事务办理工作的人员。

“以前,我们向别人介绍自己,只能说自己是退役军人服务站的工作人员。”蔡淑英认为,将“工作人员”变为“事务员”可以算是“质的飞跃”,“感觉自己的职业更有荣誉感了。”旁边的郭连发也深有感触,“国家发布了这样一个新职业,我作为老兵也挺感动的。这体现了国家对退役军人生活状况更加重视了。”

和老兵们处成朋友

杨海香今年43岁,8月1日上午一直盯着满满一电脑屏幕的表格,顾不上和进门的人说话。镇里有263名优抚对象,有73人在“二次报销”范围内,需要审核、结算医疗补助申请;另外,老兵们要办理优待证,事务员就要把数百个姓名、工作地址、家庭情况、原服役单位都核准后,一一录入系统。

河南寨镇便民服务中心主任、退役军人服务站副站长张继伟觉得三名工作人员工作强度比较大,一天到晚盯着电脑录数据,还要随时接电话,给老兵做好心理疏导、信息咨询服务,很费心费力。但蔡淑英不觉得工作很辛苦,一些老兵时常给她打电话,分享自己在部队里的经历,还有对当下生活的迷茫,她会静下心来倾听,慢慢的,电话那头的声音也渐渐平和下来了。

“我岳父在世的时候,没少麻烦蔡老师。老爷子80岁那会儿,还会用手机打电话,一打就打到蔡老师这边来了,和蔡老师聊他的当兵往事,也亏得蔡老师有耐心,愿意听老爷子讲。”郭连发的岳父刘福才,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福建省当过兵,退役后一直在家乡务农,2019年河南寨镇退役军人服务站成立后,刘福才时常来服务站找工作人员聊天。郭连发解释道,每个当过兵的人,都对部队有感情,当退役军人服务站成立的时候,很多老兵好像又找到了“组织”。

666卡盟 退役军人事务员:镇上880多名老兵,在服务站找到“叔伯战友”

密云区河南寨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工作人员蔡淑英走出办公室。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摄

“1979年,我在南京军区一支空军部队当兵,新兵第一年,我因为唱了首当时年轻人群体中比较流行的歌,被营教导员批评了。当时营教导员当着全营队的面说,‘孙明金,你这是唱的什么歌?一点都展现不出军人的雄壮!’当时我一个新兵,满肚子里委屈、愤恨,真想脱帽子回密云老家。但还是忍住了。后来退役的时候,教导员还专门找我,夸我这几年表现不错,还向我说,当年的批评,莫要挂在心上。”

今年60岁的孙明金,对自己43年前在文艺联欢会上的一次“出糗”经历记忆深刻。“现在还恨当年的教导员吗?”蔡淑英问。“现在想他还来不及呢。离开部队后,这件事一直没忘。现在发现,人的眼界、思维方式,被时代所限制。有时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就是大家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孙明金感慨地说道。

就业、养老仍需做好保障

5月23日,密云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组织了今年第二场退役军人专场线上招聘会,有服务顾问、销售顾问、定损员、维修工,薪酬都在每月五千元以上。郭连发当时把招聘岗位浏览一遍,叹了口气,“我还是年龄太大了。人家企业基本上都招三四十岁以下的,我这快六十岁的人,活儿不好找了。”

孙明金深有同感,“你别看我今年六十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身体还挺结实的。像我们这样的老兵,现在还真不想闲下来,趁着能动弹,就想在外面干点活。”他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河南寨镇退役军人服务站组织了好几场大大小小的活动,自己每场活动都很愿意参加,每次都能新结识几个“叔伯战友”,谈谈当年的军人岁月。

“同一家乡、不同部队的人们,会互相称为‘叔伯战友’。退役军人服务站成立后,我们这880多个‘叔伯战友’,才真正凝聚在一起了。在2019年之前,我都不知道我们村子里都有谁当过兵。现在好了,大家都认识了,平时也能互相帮个忙、谈个心。”郭连发告诉记者,除了家人外,战友情是自己四十年来最信任的感情。

张继伟介绍,退役军人服务站下一步还是继续做好乡村老兵们的就业创业扶持、优抚帮扶、走访慰问、权益保障工作。“咱们乡镇的老兵很朴实,每次逢年过节,收到组织的慰问品,老兵们都反馈说很开心。一听说站里有活动,老兵们参与的积极性也比较高。”

666卡盟 退役军人事务员:镇上880多名老兵,在服务站找到“叔伯战友”

河南寨便民服务中心主任张继伟。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摄

兼任退役军人服务站常务副站长的河南寨镇副镇长张印民告诉记者,以后镇上会重点做好老兵们的就业、生活保障工作,“对于在找工作的年轻退役军人,我们积极创造条件,帮助他们实现就业;对于住在村里的经济困难老军人,我们尽可能做好经济帮扶工作。军人为国家做了很大贡献,他们退役返乡,理应得到属地政府的最大支持。我们能为他们做什么,就不遗余力地去做。”

新京报记者 赵利新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柳宝庆

  • 1111会员总数(位)
  • 4215资源总数(个)
  • 7本周发布(个)
  • 1 今日发布(个)
  • 948稳定运行(天)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